ztued优美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二百一十六章 惹火上身的多多讀書-2jvg7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许多多当然也是知道自己学校的历史的,闻言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又想起什么般笑着道,“我爷爷跟我说,他以前还去我们学校给学生们被邀请演讲过呢?”,一双杏眼都被笑弯,露出洁白整齐的一排排牙齿,明媚又张扬。
暗戳戳注视着这边的很多人,如果说之前的许多多和唐元站在一起,因为皮肤黑,且已经有些长长的头发有些遮挡住了她的容颜,会被唐元映衬的颇为黯淡,那么女孩笑起来高高昂起头的时候,则是完全冲淡了之前的暗色,就好像盛满了烈日的阳光一般耀眼。
就连唐元也不可避免的被女孩越发明亮的笑容给晃了眼,看向女孩的目光更加缱绻炙热,嘴上却还顺着之前多多的话继续道,“许爷爷虽然念书不多,但是人很聪明,也很睿智,不然也不会带领着军队打了那么多胜仗,他的实践经验就足以很多人受益匪浅了”。
爷爷被夸奖了,许多多也是颇为得意,“哈哈!那当然,从小我就是把爷爷打仗时的事情当成睡前故事听的,他们那个时代的人啊!最勇敢、也是最无畏,唯有靠着顽强的毅力和一腔热血走到现在,是他们成全了哪个时代,那个时代也成就了他们,其实要是让我选,我也宁愿想要生在那个时候”,只是说说,就已经很是向往,正所谓乱世出英雄啊!在现在这个时代,想要单纯的当一个英雄太难了。
再想到这次的考核,想到其中的复杂,心中不禁喟叹,现在的人就是生活的太好了,权利、金钱,到了一定位置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就是放不下而已,以后人老了,还不就是一抔黄土,真是想不通这些人为何又要那么执着。
唐元就这样手牵着手带着许多多在学校逛完一圈,晚饭两个人也就直接在青叶大学食堂解决了,这还是许多多提议的,上次来也只是匆匆看了一圈,这次既然是陪着唐元来了,自然该体验的都要体验一遍。
晚上七点多正是人多的时候,不过比起其他两个学生食堂,菜品要精致很多,同样价格也要美丽很多的第三食堂自然就成为了许多多和唐元的不二选择。
等菜吃到嘴里的时候,许多多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家第三食堂价格能比第一第二食堂贵上那么多了,“这菜做的真不错,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和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猪食了”,对于许多多这么一个从小爱好美食,加上这么多年来家里人这方面刻意的放纵,口味不可谓是不刁钻的人来说,能让许多多评价说是不错,那就是真的非常可以了。
唐元自然也是看到许多多吃的开心,自己也开心,如以往一样,就坐在多多旁边自己没吃几口,尽忙着给许多多布菜了,“好吃你就多吃点”。
谁知许多多这次却是直接将自己的饭碗抱走不让他的菜落在碗里,一双杏眼大睁,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唐元竟是防备,远远看去,真的像是一只护食的小松鼠般,牢牢的将小碗护在怀里。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关心又责怪,“你今天可是答应了我的,怎么现在就忘了,一直给我布菜,你自己吃了吗?”,说着许多多还看一眼唐元那跟没动过似的饭碗。
唐元!虽然被未婚妻又训斥了,但是被关心的感觉可真好,一点也不觉得不舒服,反而表情更加柔和,甚至带着一些微不可查的笑意,低眸诱哄,“最后一次了,你看我都已经递到你跟前了,你忍心不要吗?”,说着似乎还有些失落的样子,就那样静静的跟许多多对视着。
许多多!麻蛋,又对着唐元心软了,“好吧!最后一次了啊!你之后就自己好好吃饭”,说完这句话,许多多气愤似得啊呜一口直接咬上唐元夹过来的大块牛肉,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只是已经连着肉带筷子全都咬进嘴里了。
控制不住的脸颊就有些发热起来,许多多都有点不好意思再看向对面,更不好意思看周围人本来就极为关注的目光,低头就想撤回自己的嘴巴,但是又顾忌着嘴里的那一大块肉,还是唐元开口,“多多,你咬住我筷子了”,说着唐元还轻轻地抽了抽,真的只是特别轻的,甚至许多多感觉自己好像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轻笑。
低着头面色有些羞恼的许多多,忙配合的松开紧咬的嘴巴!松开口中被咬住的筷子,肉还留在嘴里,筷子被抽走,许多多还有些傻傻的回不过神儿来,然后就是有些想要捂脸,小心的摸摸自己嘴巴旁边确认没有溢出来的口水。
确认自己都好好的之后,许多多才想起来什么似得,抬起头来就要抢对面唐元的筷子,“那筷子上面有我口水,你不要用了?”,却一下就被躲开,然后,许多多就看到对面的唐元已经又重新夹了一颗青菜,送进他自己口中。
脸更加红了,许多多努力的用手在脸颊扇了扇,完全不管第三食堂明明开设的良好的空调,“呵呵!这夏天有些热哈!”,然后又与对面眉目如画的年轻男人对视,忍住自己心跳的砰砰响,许多多不确定的问,“你刚刚应该换过筷子了吧!”。
唐元无辜脸,只是他五官实在精致,莫名就让人觉得更加有种反差的萌感,“没有啊!筷子又不脏,为什么要换”,只是说话时,你为什么要忍不住的勾起嘴角啊喂。
好吧!公共场合,许多多还能说什么,只能忍着就看唐元表演,好在之后,唐元也确实很乖的,不仅吃完了自己碗中的饭,还在许多多的要求下喝了大半碗的冬瓜排骨汤。两个人也都是吃的饱饱的,就准备回他们共同的小窝了,好久不回去还挺想的。
许多多离开一个多月,中间唐元也就是回大院那次顺道去取了趟东西,然后两人就都再也没回来过,好在唐元还请了小时工,定时的每天来打扫,所以许多多和唐元到家的时候,里面还是一如既往地整洁如新。
一进门,许多多就往客厅里的大熊怀里扑,“哎,好久没回来,妈妈都想死你们了!”,然后惯性的又是在熊抱里打了几个滚,这句妈妈直让后面紧跟着的唐元都没反应过来。
然后,居然对着一只完全没有生命的大熊说想念,再联想到许多多回来后对他也是这么说的后,唐元心里有些酸酸的。再等关好大门,唐元再来到大熊身边找某个没良心的女孩时,直接就被许多多巧力的一拽,就给拽到了怀里,翻身直接压到了身下。
武力值完全赶不上未婚妻的某未来科学大佬,心戚戚,确定了,是完全抵抗不了的力量。
完全控制着唐元被压制到身下,许多多就像个觊觎美色已久的恶霸一般,轻抚身下美人如玉滑腻的小脸,嘴里吐出的却是完全不相符的话,奶凶奶凶的道,“说,你之前在食堂的时候,是不是故意的”。
被压在身下的唐元,感受着身上柔软的身躯,满目都是温柔的有些压抑不住的笑意,甚至有些享受的放松了身体,就任由女孩对自己揉圆捏扁。
肥田仁医傻包子
“真没有故意,多多,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唐元表情变得有些委屈。他当时真的就是单纯的给多多布菜而已,至于直接喂到多多嘴里就纯属意外了,但是后来的发展确实也是他顺势而为而已,所以当真没有什么故意的心思在。
要说后面的用多多用过的筷子吃饭,唐元表示反正多多的口水他都不知道接触多少次了,作为一个好男人,是绝对不能嫌弃自己的另一半的,所以他用未婚妻用过的筷子吃饭真的很正常啊!
只是看着眼前明显是有些恼羞的多多,唐元这会儿还是保留了一些自己的智商在的,有时候为了哄未婚妻,真话不全说也是一件美事啊!适当的示弱,才会让她更加心疼自己。
许多多却是看着唐元眼前这委委屈屈的小脸,就想起他之前在食堂无辜呆萌的小脸,要知道她当时多努力克制,才没扑上去,捏捏亲亲啊!
要说小时候唐元一贯就是个小冰山脸,也只有对着她时会抿抿小嘴,露出一个不像笑的笑。
当然其中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小时候确实基本上都是许多多在外面闯祸,唐元则总是沉稳聪明的出来帮忙善后,或者帮许多多出主意,算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所以两个人确定关系以前,唐元在许多多面前的形象更多就是可靠的队友,从小长大的最好的朋友,无所不能的军师,总之在许多多面前那形象是要多高大就有多高大。
谁知道两人在一起之后,唐元反而变得喜欢在多多面前示弱、展示他委屈无辜的一面,有时候虽然是有些装的成分,但是就是这种反差,在许多多看来就很萌,加上许多多从小就是个侠义性格,喜欢保护唐元,所以久而久之,就越来越喜欢将唐元当成需要呵护宝贝一样。
此时也是没忍住的上去对着唐元有些小嘴就是啾啾啾亲了好几下,许霸王多多勾起唐元略显委屈的小脸,“我怎么会嫌弃糖糖呢?多好看的小脸啊!姐姐亲亲好不好”,啾啾啾又亲了好几下,都是一触即离的浅吻,两人却都很喜欢这样的亲近,禁不住的唐元严重的柔意就更深了几分。
只是许多多每每凑下身靠近时,胸口传来的阵阵柔软摩擦过他的胸口,软软的触感,直接让得唐元气血都翻涌起来,忍不住耳尖脸颊都漫上绯红,“多多,放开我好不好”,可惜双手双脚还是被许多多按压着动也动不了。
唐元第一次觉得后悔,他没有好好练武,打不过多多,所以想要和未婚妻亲近都不行,口气更加软和,“放开我,我好好亲亲你好不好”。
许多多不仅手不放开,还单手将唐元的双手压至唐元头顶,双腿控制着力气压着唐元的双腿,一只空出来的右手更加在唐元身上摸来摸去,从眼睛滑到鼻子,再从鼻子滑到嘴巴!
时而还凑上去啾啾亲两下,然后手就顺着唐元修长白皙的脖颈,更是在唐元的喉结上好奇的摸了好些下,看着它上上下下的浮动,更是心中好奇心旺盛的直接小小的咬了一口。
“啊!”,唐元控制不住的叫了声,然后浑身热意更加翻涌,好想将这个可恶的小人儿,揉进自己的身体,眼睛红红的似是要沁出水一般,对视着许多多好奇又布满笑意的杏眸,忽而笑的更加魅惑又撩人,“多多,你知不知道男人的喉结也是很敏感的,不能随便碰的,你这是想要惹火上身吗?”。
听在许多多耳里,则就是自动翻译成了少数看过的基本青春爱情小说里面,最经典的那句“小妖精,你是在惹火吗?”。
逆龙诀 Bael
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许多多被自己想象的场面逗得咯咯咯笑起来,半晌笑弯还尤为不自知的继续逗弄道,“糖糖,你身上要着火了吗?我帮你检查检查叭”,说着就一只与唐元白皙皮肤上对比的黝黑的小手直接就顺着唐元白衬衣解开上面两颗扣子,然后黑漆漆的小手又顺着朝唐元的衣服露出的胸口滑动而去。
这是许多多第一次真正看到长大以后的唐元胸膛,不算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被两家家长放在一起游泳洗澡,长大后的唐元是即使打球出一身汗,也必须要回到更衣室才会换下衣服的那种人。
不过有一样东西却是熟悉又陌生的,许多多好奇的瞅了瞅唐元胸口的两颗粉色小豆豆,咽了咽口水,又对视上唐元魅惑中带着些拒绝的眼神,小手直接就拨弄了两下,心中想道原来它长这样啊!小小的还挺可爱的嘛!想着许多多还好玩似得揉了揉。
而后想起什么似得,更是直接俯下身。
“不要!”,失去了一贯的沉稳唐元紧张的道,身体有些僵硬,血液都开始不再翻涌,额上的青筋都兴奋的爆出一股,唐元真心表示这样的刺激,可能是自己暂时承受不了的。
然后又什么东西,软软的湿湿的,就那样接触了上来,许多多还嫌不够似得,轻轻用牙齿磨了磨,然后无辜又单纯的看着唐元,“好像变硬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