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ry4好看的都市异能 諸天苟仙-第三十六章草臺天庭閲讀-aayje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洛风颔首,转身看着阮玉书,笑问:“你考虑如何。”
道人温和,不似高高在上的大能。
阮玉书思索之间,抱拳行一礼:“请问前辈,若成食神,还能继续修行吗?”
洛风清爽一笑:“这是自然,无论何方天庭,神仙,神仙,神与仙同存。”
“昔年天庭未崩之时,就有诸位仙尊以仙身领神职,统御万界,泽被苍生。”
“就算仙道不通,亦可专修神道,紫敕天君,创世业位,乃至执掌一道的古神本源,神道艰难却非绝路。”
顿了顿,洛风意有所指道:“作为食神可以收集其他宇宙的食材,制作其他世界的菜谱,上至琼浆玉液,下至风土美食,应有尽有。”
阮玉书眼瞳中迸溅出光辉,透露出丝丝渴望。
不过他没有决策,而是将目光望向了王仙子。恰如主角依赖老爷爷,携带一名修炼算经的王家弟子,宛若携带一枚外挂大脑。
在面对未知,不可揣测的局势,阮玉书选择放弃思考,将决策权交给自己的挂件——王仙子。
遇见未知的存在无疑是种不幸,这是变数,易数,未知存在选择和善,并且愿意让人抉择,便是不幸中的万幸。
王仙子斟酌语句,拱手拜道:“天帝仁厚,感激涕零,思缘不敢推辞。只是凡人无量恒沙,在下得天帝看重实在有些惶恐不安。”
洛风笑了笑:“却是你祖上与我有几分渊源。”
祖上?王仙子率先想到了数圣,但是数圣连传说都不是,再往上推,就只有王家开基创业之主,上古时期的大神通者,王家始祖。
始祖与北辰天庭有何关系?!王仙子心中千回百转,思考万千。
“贫道曾掌洛水。”
洛风悠悠一句,大罗者从不骗人。
洛水?!洛书?!
刹那间,王仙子豁然开朗,明白了自家为何能入一位天意的棋局了。
整个王家能让彼岸者看得上眼,唯有洛书,彼岸级数的法宝洛书!
至于,传说中伏皇之女,洛神何为化作男相。
王仙子中心有了揣测,佛门那位观世音菩萨,亦是男身女相,女身男相,轮回转世,化身报身,在上古之时极为流行。
“拜见陛下。”
收敛眼瞳深处的疯狂与算计,王仙子深深一拜,应下了,作为天机者,王家一脉最能识时务。
若不识时务,即便算计重重,王家早就在上古伴随天庭一起归墟,若不识时务,数圣就不会自受一刀沾因果,以自己之死换来王家之生,若不识时务,就不会有卦不算尽,事不做绝,话不说透的祖训。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这天,便是天意,便是彼岸!
“去吧。”洛风淡然一笑,白鹿推开了门。
端坐蒲团,凝视江东某地,仿佛看见龟甲般的洛书,周围黑白光点沉浮,演绎着无穷无尽的卦象,
洛书,绝世法宝,与河图并称易道象征。
从道袍中掏出一卷图画,以十数合五方,五行,阴阳,天地之象。图式以白圈为阳,为天,为奇数;黑点为阴,为地,为偶数。
正为天象乃三垣二十八宿,负在地形则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明堂。至简至易,又深邃无穷。
唤来站在一侧的叶玉奇,指点道:“将此物埋在大河之中。”
大河?叶玉奇一愣,随即眼中闪现一丝了解。
如今真实界有无数的江河湖海,但是在朝廷正经祭祀,在宗门大殿中,只有一河,一江,其余只能冠为水。
在上古大能眼中的大河,只有一条河流,那就是祖脉黄河。
“诺。”
不怕做信使,就怕烧火童子都没得做,世上最难的事情莫过于,提着猪头肉,却入不了庙门
找准备了自家的位置,叶玉奇恭敬一拜,潜行而去。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出了小院,行走巷口,王仙子驻步凝望,眼瞳深邃,喃喃一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成为彼岸者的棋子,才有可能战胜彼岸者。这也是另一种天机之道。
欣赏眼前人,明眸善睐,顾盼生辉,说得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阮玉书上前拉住纤纤玉手,轻声道:“我在。”
望着身边人,王仙子欲言又止,还有半句没有说出口。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不是不爱,而是怕是虚幻,天意之下一切皆为泡沫。
“年纪大了,就是记性差。”
院内传来一道笑声,两道玉符飞遁而出。
王仙子眼前一亮,喃喃道:“一线生机?!”
打开诸天符箓,进入论坛,打开群聊,仔仔细细查探一番。
王仙子的神色越发古怪,越发复杂,捏着玉符,不知该说什么。
良久,千言万语化作一叹:“坑爹啊!”
这哪里是天庭,分明就是一个草台班子。
难怪堂堂天帝如此大方,将天庭宰相,内阁首辅的位置交给自己。
感情是当甩手掌柜啊,手底下就没有几个人,天庭全员合计十几个人,三尊五君,还差一位火君。
再加上刚入伙的编外人员三名,刚上贼船的首辅和食神。
鬼手天医:邪王宠妻无度 白素素
满打满算,北辰天庭共计十二人,隔壁县衙捕快两班人都比这儿多。
至于驻地,下属,分支,全部待开发。法宝神兵,更是一穷二白。
“天帝,您老人家,还真看得我。”
…………
时间悠悠,锦水大潮终于来临,一抹紫色的身影也遁入江东茂陵城内。
红纱之下,皙白的玉足越过水池,曼妙身躯伸展,老肩巨滑,层层褪去
“罗教圣子顾桑,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恶狠狠嘟囔一声,苏仙子的纯白雪肤浸泡在水池,若隐若现。
“喔……”
温水洗去纤尘,仿佛来到温泉舒心。呻吟之后,松了一口浊气,苏仙子将近日来素女道的烦心事抛在脑后。
落日弘时 洛小飞
一番洗漱完毕,换上一袭纯净白衣,白莲神女登场。
“陆大夫人,我来了。”苏仙子低吟一声,踏入小巷
在江东有王氏镇压,即便是素女道也不敢明面乱来,若是能拜师陆大,便也不用担心罗教婚约,以及欢喜菩萨一脉的觊觎了。